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打开玄关的秘诀第二十四回一真夜遇胡铃卿观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4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打开玄关的秘诀 第二十四回一真夜遇胡铃卿,观音洞中重相逢

第二十四回一真夜遇胡铃卿,观音洞中重相逢

一真一直想到观音洞试试闭关一夜,也好体验一下达摩面壁的感觉,只因这帮学生来到灵山,就一直没有机会实现。

这几日见学生们都精进打坐,也不到处乱跑了,一心一意都在实践着祖师的直心入流法。一真就去找一明和一行,约他俩一起到观音洞闭关。一明和一行说,还是等学生下山了再去吧,免得被学生知道了,他们都要去闭关,这样反倒不好。

一真一想也对,就回到自己的寮房。但是一真心里只要有一件事,就会影响打坐。坐了很久也进入不了状态。于是一真仍然按此前30.44亿元的评估值进行定价。决定,不如自己偷偷地到观音洞闭关,也好过现在这样浪费时间。

一真背上自己的蒲团,带了一件风衣,然后就悄悄地往观音洞方向走去。

一真走到潭边,抬眼就看到一个红衣观音站在观音洞口,若隐若现的。一真以为是眼花了,就走到观音洞跟前,却发现是胡铃卿站在那。

胡铃卿也看见一真了,就喊了一声,“儒生哥,你咋到这来了?”

一真也问,“你怎么在这?你几时回来的?西洋参苗买回来了吗?”

胡铃卿说,“参苗早买回来了,都已经种上了。最近闲了点,才在这山上走走,没想到发现了这么一个好地方。就想着在这多待会,没想到天晚了,只好在这里赏月。”

一真说,“你一个人在这赏月不害怕吗?”

胡铃卿说,“我在这山上跑习惯了,这山上可安全了,我一点也不害怕呀。”

一真打心里佩服这女子的胆量,但是还是担心一个姑娘家,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也没人关心她吗?

一真问胡铃卿,“你父母不在家吗?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他们会担心的。”

胡铃卿说,“我父母前几年生病去世了,也就隔壁黄婆婆挂念我。”

一真心里有些可怜这楚楚动人的女子了,觉得这样的年龄,应该是生活在幸福的关爱呵护中才对。

一真对铃卿说,“那我送你回家吧?”

胡铃卿说,“这山路晚上不好走,今晚月色也不亮,我还是等天明再回家吧。”

一真本想带她到别院休息一晚,但自己也是偷偷跑出来的,就不好开这个口。

一真拿出蒲团铺在洞里的平台上准备打坐,见铃卿没地方坐,就让她坐在蒲团上,然后把装蒲团的袋子铺在铃卿的对面,和铃卿面对面坐着打起坐来。

凉夜渐寒,没坐一会,铃卿就喊,“儒生哥,我冷。”说完就把蒲团挪近一真,身子靠在一真的肩膀上取暖。

原来这石洞里面冬暖夏凉,如今正值暑天,在这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山上,要是没有阳光照射的时候,这石洞里就更显得寒冷了。

一真急忙站起身告诉铃卿,“我有一个打坐的方法能让身体暖和起来,你要不要学?”

铃卿听了说,“好啊,是什么方法?快教教我吧。”

一真脱下风衣披在铃卿身上,然后让铃卿双盘坐好,让她坚固身体一动不动,凝神海底,意往下沉。

铃卿照着做了,也许是这方法起作用了,也许是一真的风衣暖和,铃提高化的站投上一票卿果然不感到冷了。

一真又挪开了一点布袋,坐上去打坐了。

以往打坐,一真从没想过御寒,今天这洞内石上,垫子又薄,确实感觉有些寒意。

一真开始时是抵抗这石上冷气,发现抵抗只管一时,寒冷一直都在。于是就想用以前双盘时对付腿疼的方法,不去抵抗,而是接受,和这寒冷融为一体。

这样一来,果然好多了,虽然暖流还没生起,但己经不觉的难受了。原来一念之间彼我关系的转变,觉受竟然完全不同。

一真渐入忘我,一股暖流从海底升起,就像一团火一样,充满了整个身体。

一真的身体顿时暖暖的,软软的,非常的舒服。

这时铃卿又喊冷了,一真让她和寒冷融为一体然后忘掉自己。

铃卿又照着做了,好久没见动静。

一真深入禅定之中,初禅的绵被,二禅的火炉,来回进出着。归元,拙火,拙火,归元,就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公告称是无法再深入了。可能是自己的妄想还没灭尽吧。定慧等持,难道必须数满365天吗?

渐渐的一真稳定在二禅的光明之中,耳中又听到铃卿喊冷的声音,但己经引不起一真一丝一毫的起心动念了。

一真就想一块磐石一样,好像和这整个世界都没有关系了。心中极喜,却与外界无关。

一真感觉有人抱着他的后背,仍然一心不动,深入无我之地。

铃卿抱着一真的后背取暖,感觉就像抱着一块火炭一样烧烧的,像要把自己也烧化一样。

铃卿不敢再抱了,又坐在蒲团上继续打坐。这时竟然再也感觉不到冷了,一直坐到了天明。

一真还在禅定之中,铃卿怕打扰到他,就把一真的风衣脱下放好,然后悄悄的走了。

一真在禅定之中也知道这一切,但深沉的定力让他做不出任何反应,一心不动,外相自不入心。

一真这一坐一直坐到正午,才从定中出来。赶紧把蒲团风衣收藏好放在洞里,就回别院去了。

一明一行一早上没见到一真,以为一真打坐过头了,见一真从后院回来,一明就问一真,“师兄去哪了?羽鸿和罗茜茜找你请教问题呢。”

一真说,“一早去观音洞打坐了。”

一行说,“师兄你等不及了,要闭关吗?过两天祖师又要组织一次禅七,是针对这批学生的要求安排的,看这次禅七能不能再有突破。”

一真说,“太好了,我就盼着再来一次禅七,我现在都退步很多了。”

一明说,“我们都盼望着再来一次禅七,但祖师担心这些学生条件不够,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这次禅定,祖师可能要求会低一些。”

一行说,“也好,让这些学生也沾沾法喜,说不定还会有几个能突破的。”

一明说,“他们近来都很用功精进,而且有几个悟性也挺高的,但愿他们能有几个超越的。”

一真担心到,“这百日筑基,方法不当只会推延时间,如今这些学生,方法虽然没问题了,但是时间却不够啊。要成就元丹,我不知道能不能逾越。除非他们中来灵山之前就有能不自入流的。”

一明和一行都说,“是啊,确实如此。”

果然,没过几天,又是正午时候,就见山下来了一帮人。

老王让大家猜猜是谁,一明和一行说这怎么猜的出来?

一真聪明,脱口就说出,“肯定是上次禅七的几个师兄,对吧?”

老王敲了敲一真的头说,“哎呀,就属你聪明。连这都能猜出来,真不简单。”

一真笑了笑说,“其实这很简单,你的问话已经告诉了我答案了。”

老王感觉不可思议,我又没告诉他答案,单凭问话就能猜出答案,这一真的心也够细的了。

一会人走进别院大门,大伙一看,果然就是上次一起禅七的龙伯阳、廖飞、关向天和雷宇峰几个。

一真问,“白小小和柳颜咋没来?”

老王说,“他俩也很想来,就是请不了假。这几个都还是放的高温假才能来的。”

一真、一明、一行和龙伯阳他们热情地说着分别后的情况。

一真告诉他们,“在小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所长、殡葬绿皮书主编李伯森对新京报表示瀑布那新建了一个紫竹林,景观非常漂亮。而且这都是这帮学生的主意和功劳。等晚点了我带你们去看看。”

龙伯阳他们听了都很高兴,也为这次来灵山能见到这么多同修而感到庆幸。

马兴天一眼就认出廖飞是老乡,问廖飞是哪的人,廖飞回答他说,“是绵阳人。”

马兴天说自己是CD人。廖飞个头小,一口四川话,一看就知道是地道的四川人。马兴天个头大,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怎么也看不出他是四川人。

杨东东也认出他的老乡来了,看龙伯阳五大三粗的样子和一口标准的山东口音,杨东东就问龙伯阳是山东哪的,龙伯阳回答他说,“是山东蓬莱的。”

杨东东说,“我是山东烟台的,我们离得很近嘛,也就不到七十公里。蓬莱在西,烟台在东。蓬莱蓬莱,何日蓬莱?如今蓬莱的人来了,看来我这华盖之命快要应验了。哈哈”

龙伯阳几个到祖师寝室和祖师见了个面,给祖师问安后就去安排住的地方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五个月宝宝肚子胀气
哈尔滨妇科习惯性流产
宜宾白癜风医院地址

上一篇:战气凌霄第章野心勃勃营养

下一篇:我的超级庄园第六百三十二章各大门派到来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