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一br秋天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一)

秋天,是一个萧条容易感伤的季节,树荫下为老人专设的象棋桌椅,静静地等待老人们的赴约。老人们也总是不负,闲暇的时间都会三两成群,或下棋或论天论地亦或谈生活琐事。

吃过午饭,三个老人不约而同的出现在这个专设里。

“老李,你儿子昨天回来干嘛?怎么不玩几天再走?”老张伸手准备移动自己的棋子。

“老张啊,提到我那个儿子就心如刀绞呀,媳妇儿被他打走了,自己还死不成器,我就靠我的积蓄和退休金养着我孙女,他这次回来又是找我要钱的,在电话里要钱不同意就骂,想不过就不给他打钱过去,这不,逼得没办法回来拿钱啦,拿完钱好话都没一句,转身就走了。”老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着棋局发起了呆。

“老李,快,该你了。其实吧,我的内心也是纠结的,一方面期待他们能够多点时间待在家里,一方面又希望他们不要回来,很多时候我以为我害怕的只有告别的时候,原来我同样害怕重逢,每一次重逢,我都会害怕马上失望地告别。”

“诶,我说。刚刚都还是风和日丽的,怎么一晃眼的功夫就乌云蔽日啦?老李老张啊,是不是该收拾棋局回家啦,看来大雨马上就要来了。”坐在一旁观看他们下棋的老黄警觉起来。

“不打紧不打紧,跨两步就到家了,雨来了也不怕。来,我们继续。”老张打趣的说着。

“说着也奇怪,我昨天不知道是做了一个梦还是迷糊了,但感觉老真实了。就前几天病死的那个何老头,身体僵直的站在我面前,瞪着我的眼睛说他死得好不甘心,他要带走几个陪葬,还列了一张死亡名单,其中就有我们几个及子女的名字。”老黄不安地说着。

“你肯定是做梦了,哪有这种事,不过何老头也真是可怜,孝顺的女儿出意外死了,儿子自从结婚后三年五年都不见回来一次,到死都没回来看一眼。可悲呀。”老张说着说着只觉背后一阵阴冷。

“爷爷,爷爷,你看,何爷爷怎么在张爷爷的后面?”老李的孙女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

老张们听了,同时看向老张的背后,却什么也没有。

“来,来爷爷这来,你肯定看错了,何爷爷到了天堂变成了星星,我们是看不到他的,你肯定看错了。”老李一把把孙女抱到怀里。

“我们还是回家吧,天也要下雨了,再加上昨天做得那个梦,还有点儿心惊胆战的,再怎么说,我老来得子也不容易,他才十八九岁,不知的事儿还多,得把他叫回来才是。”老黄忧心忡忡地说着。

大家都同意了,念念不舍地离开了那个“专设”。

(二)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现在已经午夜时分,刚从外面回来的黄涛(老黄的儿子)已经疲惫不堪,突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头,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凑近窗户看去。“那不就是何老头吗?怎么会……”他觉得不可思议,心里也开始战战兢兢起来。

他害怕地钻进被子里,双手狠狠地抓住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不是热,是吓得发虚。外面还是寂静的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他不敢多想只期待黎明的到来。

终究是太疲倦,他进入了梦境,这场梦,并没有使他的精神放松,反而在经历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

他从床上掀开被子一跃而下,没有了睡觉前的疲倦和恐惧,一把拉开了门,冲向自己的父亲房间,父亲房间开着灯(老黄的妻子难产死去,孤独的他害怕黑夜,所以后来一直都是挑灯长夜)。黄涛右手拿着水果刀,左手拿着苹果,不慌不急地削完了苹果,缓缓地走近他的父亲,父亲此时睡得正香,丝毫没觉到自己的儿子就站在自己的床前。

窗外的风肆虐地吹,似乎是越来越猛,越来越猛,黄涛又有些害怕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这时候他神智总算还有些清醒,立即找个椅子坐下,大呼一声“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给自己壮壮胆,心里也总想着这是梦,只是梦境,醒来就没事了。

可是,在椅子正前方像一个悬挂的,对,那是鬼,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鬼,黄涛镇定不住了,心在发抖,手足无措,只能握紧手中的水果刀,等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凌乱的白头发,狰狞的面孔。瘦得只剩皮包骨的体型,冒着棍子粗的青筋,两眼淋出来的是血,遍布了整个脸,黄涛来不及喊一声救命,更来不及做出抵抗,何老鬼电闪雷鸣般绕到黄涛的后面,双手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握住他的刀,慢慢的靠近老黄,何老鬼左手掀开被子,右手用力的抓住黄涛,狠狠地向老黄胸部捅去,一刀接一刀,老黄仅仅嘶哑的“啊”了几声,便已经断气没有任何反应。

而后,何老鬼把黄涛逼回座椅,自己俯身站在他的背后,残酷而发狂的冷笑着:“我的儿子那时在你这个年纪特别乖巧、特别懂事儿的,什么事情都会先考虑到我,先问问我,可是现在,因为她老婆,我的坏儿媳妇,一直都很少回家,有个三病两痛打个电话都舍不得,甚至连我死都不回来见我最后一眼,这一切,也都因为你父亲,小时候总喜欢跟他开玩笑,以后有了老婆一定要把你自己的父亲忘了,完了,还不忘嘲笑一番,而你,我也恨,我讨厌一天到晚都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着家的人,讨厌仗着宠爱而从来不顾父亲的人,讨厌不知道孝顺无耻的人,所以我要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

何老鬼笑得更加阴冷,把椅子一个 60度的旋转,转到自己的对面,夺过黄涛手里的刀,在他的左边胸口上用刀划一个圆弧,何老鬼似乎非常享受这样一个血淋淋的场面,也似乎很喜欢看着黄涛的无助和扭曲的表情,然后,抽出一支手,用力地伸进黄涛的胸口里,左右晃动,左右掏,晃出来的是残忍,掏出的依旧是红心。

随着月黑的散去,连呼吸的声音都跟着静止,一切又恢复了宁静,可昨晚的一幕幕,并不是梦,而是现实,铁骨铮铮的现实。

(三)

老张和老李吃过晚饭后,如往常一样坐在属于他们的专属上,聊聊家常,聊聊琐事。

“老李呀,自从老黄父子出事儿以后,我心里一直都像一颗石子悬在心里一般,总觉得还要发生着什么。”

“你不说,我心里也早有了这种预感,这几天,我也老想起老黄之前说过的一些话,包括‘死亡名单’,弄得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

“我有一个想法,把我们的儿子都叫回来,我们一起去户外散散心,舒缓舒缓一下情绪。”

“这个想法不错,等下我们就给他们打电话,无论如何也要叫他们回来。”

阳光和煦的洒在脸上,沐浴在肌肤上,似乎是久违地重逢。加上父子的重逢,心情更是格外的明朗,那些担忧随着这些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他们带上简单的物资所需,开始了户外运动的步伐。

一天的行程让他们乐此不疲,也累得精疲力尽,不过心情总是爽朗的、愉悦的。

当然,这个夜晚,也注定了不同寻常。秋的夜,伴有雷雨闪电也不足为奇。狂风呼啸,树叶被刮得沙沙作响,一片片树林也都吹往同一个方向,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要冲破地面,一切都显得那么令人毛骨悚然,使人后悔走这么一遭,就连乌鸦也吓得哭笑不得,扑腾扑腾,忙乱的不知道找哪里落脚。

他们选择了一处废弃了的房屋,这么大雨也只能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夜深了,他们扛不住白天的劳累,也无心在这样一个夜晚安心睡去,他们就这样围着篝火,坐在一团蜷缩着。

“你们听,什么声音?像怪兽,不,像鬼怪……不知道,你们听听。”老李的儿子紧张地语无伦次。

“真的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也不相信会有什么鬼怪,可是这又会是什么声音呢?”老张有点儿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他实在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声音。

“听到了,听到了,一下鞥……一下昻……一下呼……”老李和老张的儿子异口同声地说。这时,他们更加拿不定主意,更加担忧和恐惧了。

吓得老张老李的儿子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紧紧搂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们的心也在胸膛里跳得像个大杆子使劲撞地一样,不但不均,而且一次紧似一次,父子们就这样依偎着,等待着周围将要发生的一切,这一切仿佛要把他们吞噬掉,迎面而来的是无尽的黑暗和恐惧。

屋外,那种奇怪的声音越来越近,愈来愈清晰,没错,那就是惊悚电影里出现的种种鬼叫声,谁也不敢探头去张望,任恐惧在心里蔓延。直到那声音的来源有了准确的方位,老张和他的儿子才畏手畏脚的挪出几步,透过门缝借着火光他们用探索和恐惧的目光望着他:皮包骨的身躯,血肉模糊的双眼,白如纸的皮肤,狰狞的面孔……等待着他们世界末日的到来。

“他进来了,拿着一把水果刀进来了。”老张和老张的儿子惊叫了起来,他,何老鬼就飘在他的面前,他们吓得不寒而栗,他们经受不住他那样的锐利目光,惊得如满月小孩儿听霹雳,骨头都要震碎了,心像有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们俩顶着一股劲儿,夺门而出,准备开车逃走。

在困境中的人们,往往在乎自己大过其他的任何事情,他们眼中的“自死而生”总是不太清晰,只是一味地害怕不敢前进,很想体会那么一种感觉“自死而生”会不会给我更多更新鲜的生命。

老张开着车一个劲儿地向前冲,可何老鬼既然找上来了,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们,他飞奔而来,趴在车的前方,伸出长长的舌头,老张的前方也早已看不清路,仍一个劲儿的往前开,撞在大石头上了。老张晕了过去,何老鬼一卷舌头,就将老张甩在了车的轮胎下,接着手一挥,轮胎在老张的身体上一遍又一遍的碾压着,连一句呻吟也听不到。

“爸,爸……”老张的儿子在车上只能一遍一遍叫喊着,没办法吐出其他的字来。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爸爸,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剩下地就只是一遍遍得不到答案的责问。

“为什么?为什么?当初我的女儿出车祸,痛得呻吟,你为何逃之夭夭,见死不救,任她自生自灭,哪怕你报警或通知我一下,我也不会怨你,现在只是让你体验一下至亲在你眼前惨死的情形,却无能为力挽救他的生命。”

“不,不。”

没等他说下一句,何老鬼又一卷舌头,将他从副驾驶座位上卷起倒挂在树干上,再拿着水果刀在脸上、手臂上、肚子上,一刀一刀地划,一刀一刀地捅,直到没有半点儿动弹的欲望和呼吸的气息。

天空此时下的不是雨,是血,是鲜红的血。

这时的废旧放屋里,老李两父子已感到绝望和无助,整个房间里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息,好像这就是他们最后喘气的机会。

过了一会儿,他们俩冲出废旧屋,朝一个方向跑去,只觉得浑身凌彻骨髓,连自己要跑去哪里都不知,只是模糊的,恐惧的向前方跑着。

后面,是穷追不舍的何老鬼,左右,是时不时被惊的乌鸦的扑腾声。

“儿子,没路了,你站我后面,我替你挡着。”最情真的还是自己的骨肉情。说什么他也不能丢下自己的儿子。

何老鬼追上来了,就在老李的正对面,他吓得脸上犹如七八样的颜色,一搭儿红一搭儿青,一搭儿绿一搭儿黄,不自觉的向后挪了挪,他的儿子也随之挪了挪,这一挪,就“啊”一声掉入了悬崖。

等老李反应过来人已经了无影,老李转过身,无力地跪了下来。双手举起,自问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们,为什么为什么,连一个种都不给我们留下。”他的这些疑问恐怕谁也给不了他,只能带着疑问纵身而跃,跳下了悬崖。最起码,他能选择他的死,能选择和他的儿子一起死。

阳光穿过林间,一切又显得那么和谐温暖,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是啊,有的时候,一句话,可能毁了人的一辈子;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改变他人一生的命运。

共 4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看的毛骨肃然,死亡循环,让人胆战心惊。但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巧妙构思,情节引人入胜。开篇秋季的萧条给人营造了悲剧的气氛,黄老头,张老头,李老头,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下棋,拉家常,说起了不争气的儿子,黄老头还说一个不好的梦境,然后是李老头孙女看见何老头,话说何老头已经病死了。接下来一系列的传奇遭遇,死亡循环过程,黄老头的儿子被何老头拿着手杀死自己的父亲,接着又被何老头挖出心。原因是,当初黄老头说何老头的儿子有了老婆一定要忘记自己的父亲,而黄涛是一个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着家的人。老李老张两家的遭遇是外出旅游被何老头逼向了死亡,当初何老头的女儿出车祸,老张的儿子逃之夭夭,任其自生自灭,何老头想让他体验一下至亲惨死的情形和痛苦。老李和儿子的死亡成了悬念,不知道是啥因果,但从小说里,可以体会到因果循环报应,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死亡循环,让人深思,耐人寻味。结尾处的话“有时候,一句话,可能毁了人的一辈子;也有时候,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改变他人的一生命运。”意味深长,不错的小说,人物形象鲜明,栩栩如生,情节紧扣心弦,欣赏阅读,倾情推荐【责编:河南雪儿】

1 楼 文友: 2015-09-06 19:56:26 这小说精彩,看完记忆犹新,欣赏阅读,问好月下琼花,只是我希望晚上不做噩梦(偷笑)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9-06 20:20:05 雪儿,吓谁也不敢吓你呀,能让你看得触目惊心,是我的荣幸。(拥抱)

2 楼 文友: 2015-09-06 20:14:54 太恐怖了,情节惊险,一环扣一环。欣赏!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9-06 20: : 5 是有一点儿恐怖,希望不会吓到你。但能把一些东西给看得有获得的人,我很感动,也很感激!

 楼 文友: 2015-09-06 20:17:46 雪儿,喝茶(茶),辛苦了你的编辑,你的编辑为我的小说穿针引线,有了一个清晰了然的画面。因为你的画龙点睛,让我觉得别开生面。 不争、不妒、不悔,随心寄梦,行于途中,做一个平凡而不平庸的浅浅女子!

4 楼 文友: 2015-09-07 00:29:28 叫了师傅了,好像也没怎么给你改过文,这篇里 的 得 地 用错了很多,已经改了(不知道改完没啊!偷笑)语句有些也稍微修改了,有些重复了,还有标点错了几处,已经修改。总得来说,还不错!加油!修改的地方,你自己看看。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9-07 07:22: 6 每写一篇文都能获得很多,大家给的提议,然后自身的探索,都在一步步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也谢谢师傅的辛苦。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徐正会云南治疗牛皮癣医院厌食症是什么原因

生物谷医药
宝宝积食拉肚子
经期推后有血块量少

上一篇:万古剑尊 第175章:三拳两脚打成泥!

下一篇:连成双胞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