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在西班牙墨西哥和阿根廷等24家西语国家的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4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时下,在西班牙、墨西哥和阿根廷等24家西语国家的书店里,这句话连同《解密》西文版封面一同被印在了巨幅海报上。书的作者 中国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在西语世界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发行此书的公司是西语世界大名鼎鼎的行星出版集团;在马德里,《解密》的广告在18条公交线路上同时亮相,投放时间长达40天;在墨西哥城,主流媒体《至上报》《宇宙报》整版篇幅报道,墨西哥著名作家哈根贝克参与对话;12.5%的版权分成,也达到了欧美顶级畅销书作家的待遇……所有这些,对中国作家可谓前所未有。

“中国的丹·布朗”“你不可不读的世界上最成功的作家”的说法不胫而走,麦家在西方出版界着实刮起了一股“麦旋风”。

在国际上并不瞩目的中国文学,此番缘何让欧美著名出版集团主动上门,一下跃入西方文坛中心?《解密》的走红,似乎可以解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玄机。

中国发展是最大的动力

“在您的作品中,体现了优秀的文学叙述,同时又讲述了家庭故事,让我们想起了马尔克斯,让读者享受到了巨大的乐趣。写出这样的小说,是所有作家的梦想。”7月2日,在墨西哥城美术宫举办的座谈会上,墨西哥著名作家哈根贝克高度评价了《解密》。

“外国出版商很惊讶,他们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样的作品。”谈起最初合作,麦家很是感慨,美国法劳·斯特劳斯·吉罗出版集团总编看到书稿时,甚至一度认为弄错了作者的国籍。

据麦家助理介绍,《解密》走进西方,其实相当偶然:一位拥有古汉语博士学位的英国人,在中国因飞机延误买了本《解密》打发时间,被吸引之后主动译出,又辗转到了出版商手中,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但是,偶然的经历,却孕育了必然的道理:只有好的故事,才能吸引外部世界的兴趣。著名的企鹅兰登书屋高度评价:“他写作的题材和价值是世界性的。”

“西方的小说创作,很大程度上是好莱坞模式,特别冲绳市和两町地方政府负责人在请愿书中强调:“美军过去也曾发生坠机事故。坠机事故屡屡发生是在互联时代,各种感官功能都被调动起来,但对小说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讲好故事。”麦家对此深有体会,“对西方出版商和读者而言,一部小说要有一个能让人看下去的故事,如果同时还能让读者有些感悟,那就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与此同时,麦家也强调了中国因素的重要性:“中国的发展是最大的动力,正是经济的高速发展,让外界对中国更加感兴趣。了解一个国家,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阅读它的文学。”

墨西哥知名汉学家莉莉亚娜也认同麦家的看法,她对笔者说,文学是最好的文化传播与推广方式,成本低,受众面广,人人都能接触,而且影响深远。随着中国和拉美经贸关系的不断深入,中拉关系不断向前推进,在拉美地区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感兴趣,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中国文化的传播大有可为。

市场化运作创发行纪录

从事西语版权交易多年的三角传媒文化总监李程,对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现状非常了解。“不少书从来都没有真正进入市场,销量也就几百本左右。”

尽管莫言在2012年荣膺文学奖,标志着中国当代文学已经得到了西方主流世界的认可。但事实上,走出去的文学作品,更多还是进入大学和研究机构作为专业阅读资料,很少真正面向大众。

相比之下,此番《解密》西文版 万册的首印量,无疑开创了纪录。马德里的公交广告,连篇累牍的媒体报道,更是只有像马尔克斯、丹·布朗才能享有的“待遇”。这不仅让麦家大感意外,更让他对西方出版集团的运作方式有了全新认识。

麦家向笔者介绍说,西方特别是英美的出版流程非常完备,完全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运作,出版商并不跟作者打交道,全部通过版权代理人运作,签订合同之后,不会马上出书,而是首先进行长达数月的样书宣传。出版商会请书评家撰写书评,图书卖场会评估市场销量确定印数,同时还有媒体配合造势,作者也会参与图书推广。此番麦家的西语世界之旅,就是行星出版集团一手安排,遍及西班牙、墨西哥、阿根廷等多个国家,可谓声势浩大。

“这对我个人和中国作家深入走进西语世界是一件有意义的事。”麦家说,“中国文学要走出去,光靠补贴是不行的。归根结底要靠商业出版,只有让西方出版商尝到了甜头,他们才会更加关注中国文学,才会引进更多作品。”

翻译问题成为最大障碍

尽管文学作品本身的质量对中国文学走出去非常重要,但麦家认为这并非关键所在:“像我这样的作家,中国太多了,我们不缺好的作家,但我们的作品翻译出去太难了。”

对此,李程颇有感触:每年中国文学西语版权交易的数量不超过10本,每本印刷量也就在两三千册。汉学家蓝诗玲曾指出中国文学在海外的窘境:“2009年,全美国只出版了8本中国小说。”在与麦家的对话会上,墨西哥作家贝纳多·费尔南德斯坦陈,在《解密》之前,他对中国文学几乎没有了解。

如此窘境来自翻译人才的缺乏 “他来了,他说了什么,他走了。然后她又来了,她说了什么。她也走了。” 莉莉亚娜指出了一些中文名著的翻译问题:“如此水平的翻译,外国人怎么可能看得下去?”

中国外文局局长周明伟曾经指出,文学翻译不仅需要对中国文学作品有深刻的理解,需要有再创作的语言表达能力,还需要熟知国外读者的思维方式、阅读习惯和语言特点,更需要精通对象国语言,这些成为制约中国文学作品对外翻译出版的重要因素。

孙新堂是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曾多次主办墨西哥“中国作家论坛”,致力于中国文学作品走进西语世界。他对笔者表示,文学作品不同于一般著作,以外语为母语的汉学家,可能是最合适的译者。莫言获得奖之后,曾专门感谢汉学家葛浩文,正是他的杰出翻译,让西方人见识了中国文学的魅力。但放眼全球,能达到这样水准的汉学家并不多,特别是在西语世界,连精通中文的学者也屈指可数。

“文学是最好的文化传播与推广方式,中国翻译家和外国翻译家应当共同合作,才能既保证文字通俗易懂,又保证原文神韵内涵不丢失。”莉莉亚娜一语中的。

经历“麦旋风”,麦家感慨良多:在自主翻译的同时,应当加强同海外汉学家和国外出版社的联系,邀请汉学家来华和作家面对面交流,将他们自主选择、自主翻译的作品,参与到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进程中。

(:刘颖娜)

乐山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男人阳痿
石嘴山哪里治疗白癜风

上一篇:br遥望赤霞璀璨节能

下一篇:李泽楷梁洛施杭州进餐保镖提前踩点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