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鸿元至尊第10章行险而顺

发布时间:2020-08-08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鸿元至尊 第10章行险而顺

张显正准备回驿馆,路过逍遥酒楼时,忽然听到酒楼里传出激烈的争吵,似乎有很多人在争执,甚至到了动手的地步。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张显诧异,这逍遥酒楼和其相连的、正门开在另一条街的怡红院是一家,可有王族背景,据说是苏沓的堂弟苏青的产业,谁敢在这里闹事,可真是觉得活腻了?!

“公子,卑职刚打听过,是苏太尉的儿子苏平海,同卢司直家世子卢亮,为争怡红院头牌易谷娘大打出手。”私下里铁头等同张显可以随意些,但是正当场合,可是不敢有丝毫不分尊卑举动,在张显身边的人也都非常机灵,张显一个眼神一句话,他们就能领会到百分之九十九,所以张显对酒楼稍一留意,铁头就很快就打听明白了酒楼里发生的事。

“哦。”张显皱皱眉,他对一群纨绔子弟争风吃醋不感兴趣。

回到驿馆,天黑后栢占来了。

柏占悄然而来,在夜幕中,那些探子在他眼里就是个摆设,对他不起作用,凼叔端上茶,退到外间关好门,吩咐严文焕、刘栢等人注意警戒。

“公子,已得到确切消息,苏沓确定了出兵时间,中秋之后,有太尉苏凯挂帅。随军有御史大夫、护军都尉、内卫(情报机构)都统苏晖监军。

行军司马、参谋军师;乐余。

中郎将王礼

长史;郭图。

主簿;边川。

从事;夏琳、等”

栢占得到的情报非常详细,甚至连牙将名单都有,看来苏沓征楚计划已酝酿很长时间了,不过说到王礼时,张显一怔,栢占也露出讶异。

“我曾建议公主和刘一凡让王礼到军中锻炼,没想到苏沓安排个中郎将,呵呵看来苏沓要逐渐提拔他这位准驸马了。这个王礼大有利用价值,得精心安排一下。另外,我让刘栢找你查的那件事有头绪没有。”张显为这事一直心惊肉跳的。

“哦,公子怀疑苏沓故意放纵魏铜血洗相府?”

“我觉得一定是,可是我忽略了这件事,把魏铜直接给了王允,苏沓要是怀疑我别有用心,就麻烦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能横生枝节啊。”张显凝重道。

“恩这件事我查过,有迹象表明是苏沓放纵魏铜血洗相府,我们掌握了一个叫梁山的內卫,这件事他亲自参与了,不过当时感觉和我们没关系,也没继续查。”柏占回忆了一会也不十分确定道:“据内线传出的消息,好像苏沓没太关注这件事,那个魏铜和他的人,进城不久就被韦弗从王允手里接过带走了,押进天牢里了。”

“难道我想多了,唉我们现在要格外小心,必须得依附苏沓才能得以喘息恢复继续发展,韦弗今天来了,谈的还可以,他说苏沓过两天见我,可能我太紧张了,总是疑神疑鬼的,头痛啊。”

张显别看表面轻松,嘻嘻哈哈,其实心理压力很大,这一次勇士张显输得很惨,家底几乎败光了,别看他同韦弗说的豪气冲天,其实就为了能在苏沓心中给他加重点砝码,让苏沓认为他张显还有利用价值。

“公子不必苛刻自己,事情会好起来的。从种种迹象表明,苏沓还是偏重于重用公子,虽然是利用,我们何尝也不是在利用他呵呵,他所犹豫不决应该就是公子的伤势和我们所剩底蕴多少,值不值得他继续投入。”

柏占分析的和张显预测的差不多,张显重复了一边他和韦弗的谈话,柏占听完沉吟了一会:“我想用不了两天,苏沓定会约见公子,公子也不必担心了,大事成亦。”

既然柏占这么认为,张显也就放下心来,毕竟柏占掌握的信息比他详细多。

主要的目的基本达成,两人开始谈其他事情,交换意见,制定策略。

心情大好的张显忽然灵光一闪,一个大胆的念头怎么也按捺不住。

“我有个想法,不知可行不,你给我参谋一下”张显有些亢奋,把那个按耐不住的念头说给柏占。

“呵呵”柏占听罢不由莞尔,刚才还说被那件事弄的心惊肉跳,这会又要揭开那个秘密,不过柏占分析利弊,只要谋划得当,不露出马脚,这件事办成利益颇大,但是短时间内,不能显现出来。

“此事可行,我找肖扬研究一下,明天通知公子。”

“恩,苏凯的儿子有个叫苏平海的你可熟悉?”张显忽然灵光一闪,想起逍遥酒楼那争风吃醋的一幕,心里萌生一种意向。

“恩?”栢占诧异,略一沉吟:“有这么一个人,苏凯的长子,庶出,在大将军府地位很低,不过据了解这个人很不简单。”

“哦。”张显嘴角微翘:“你留意一下,弄份详细资料给我。”

“好吧,明天一并拿来。”

“还有一件事你要留意一下,”

两人谈到天将放亮,柏占起身告辞,在晚些天亮了,容易被那些探子发现,毕竟张显现在处于敏感时期。

第二天刘栢来到张显房间,过了一会张显在凼叔等护卫簇拥下,直奔醉仙楼(凌霄商会旗下分店),勇士张显好酒是出了名的,受伤后一直没在沾染,其实是现在的张显对酒不感兴趣,之所以来醉仙楼,这是柏占的主意,柏占在聪明也不会知道他家公子灵魂换了,不过张显却认为柏占这个安排极为合理,因为勇士张显的意识绝大部分和他融合了,所以他知道勇士张显极为好酒,到醉仙楼正符合他的个性。

罗烨(这个场合栢占身份和面孔就变化了,栢占只有同张显单独相会和管理凌霄商会时用)、肖扬早就在包间等候,张显到了之后,罗烨把肖扬介绍给张显,张显对肖扬的印象就俩字;奸商。

脑袋大眼睛小,油光的大脸笑的虚伪,挺个大肚子,短腿似角锥。

他是这家醉仙楼的老板,肖扬见到张显很紧张,不过一会就被张显的随和给感染,说话也顺溜了。

包间里面有道暗门,暗门里面是个全封闭的密室,罗烨让凼叔和护卫在包间里正常饮酒,如果有事情,小二会给他们发暗号,凼叔通知他们,张显会及时出来,交代清楚,三人进了密室。

“公子交代的事情,我们查清楚了,也有了初步安排。”罗烨道。

“恩,查清楚了,我有一个刑讯高手,梁山很快就撂了,他是韦弗的人,那件事是韦弗交代他瞒着苏晖一手策划的,统领的计划是把魏铜劫出天牢,找到一位王允亲信下官,让他把魏铜和梁山交给王允,我们只需隐约露一点这事是公子帮忙,让王允知道了公子,却又抓不到什么。”肖扬解释道。

“恩,可行,就这么办吧,一切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不能做,王允的亲信可有人选?”

“呵呵,御史中丞郑大人。”罗烨笑道。

“这人可靠么?别事办不成把魏铜放跑了。”

“这个郑大人现在是我们发展的外围人员,他只知道我们是一个帮派组织,不知道我们的底细,在押送魏铜和梁山去相国府路上,我们有高手暗中护送,到相国府后侧门,那里有我们赤邪亭安插在相国府的人暗中接应,确保万无一失,现在唯一难办的是怎么能把魏铜从天牢里弄出来,那里防卫森严,我以前曾派高手去解救一位掉脚的兄弟,结果没成功不说好悬搭进去一个。”这位奸商肖扬,脑袋大智慧也大,罗烨冲张显点头,并竖起大拇指晃了晃,看来他对他这个部下很赞许。

“恩,很好,魏铜就交给我了,罗烨在天牢外接应我,剩下的就交给肖扬吧。”张显拍板定案。

肖扬愣了愣看了眼罗烨,罗烨也有点错愕,他可不想张显去冒险,刚想劝说张显,张显向他摇了摇头又点点头,罗烨欲言又止。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张显喝了口茶润润嗓子,闭目沉思了一会说起了另一件事。

“不谋万世者,不能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能谋一域,本来这事应该过了这次难关再议,我思量良久,觉得未雨先绸,不知道你们对南苏里国渗透到什么程度,如果有一定基础,就借着这次征楚机会,设法除掉苏凯和苏晖,捧王礼上位,拉拢军中将领,并逐步蚕食其内卫为我所用,这只是我一个不成熟的意向,等完善一个计划后在和你们详细研究。”

“嘶”罗烨和肖扬听罢,不觉倒吸了口凉气,公子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让他们颇感意外,不过也有些亢奋。

“苏凯、苏晖在征楚时,让他们意外死亡并不难,难的是拉拢军中将领和控制内卫,先打个招呼,让你们有些心理准备,如果公子我随军征楚,这就是我们自立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崛起将从这里开始。”

“公子你你”罗烨不淡定了。

“不可以吗?”张显昂然道。

“可可可以以”肖扬肥肉乱抖,满脑袋的热汗。

“呼”罗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公子决定了,我们全力支持,只是时机好像?”

“呵呵别紧张,我这只是个欲展宏图的初步意向,现实一点还是怎么度过当下的难关吧。”张显见两人的样子不由笑道。

“呵呵有些亢奋呼恩,公子先前交代的事,经过核查,苏沓确实拥有暗卫,只是暗卫极为隐秘很难探查清楚详情。”

“这事不能冒进,如果有暗卫,里面肯定高手如云,切莫大意,量力而行。”

“苏平海的资料都在这里,公子你看。”罗烨有些错愕,不知道公子怎么关注起苏平海了。

“恩”张显仔细看过后不免窃笑:“挺有趣,这样吧你们谋划一下”

“恩。”

“明白。”

罗烨和肖扬听明白了张显的意图,不免替苏沓担忧,公子这可不是小小的报复,这可是个连环套,如果成功了,苏沓可就要蛋痛了。

公子终于明示了宏图大业,让罗烨和肖扬既兴奋又沉重,这事可不是说说就成的事,想跟着明主搏得个荣华富贵、青史留名,首先就要承受起失败带来的万劫不复,风险有多大,所得利益就多大,所谓成则王侯败则寇,什么也不做,碌碌一生,不是两人的性格。

“做大事自然要预先准备,有了充足准备,到时才能有致胜把握,这事你们酌情处理,千万要保密,泄露的后果我们承担不起。”张显慎重的叮嘱道。

“偌。”

“公子,我等意外得到一份机密情报”罗烨凝重的汇报了另一件事,让张显听后心戚戚。

“看来苏里国和南苏里国的关系,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苏沓更隐藏了很多秘密,我们得更加小心了,要尽快查清楚那个振邦拍卖行的底细,还有就是”

张显把救公主后,无意中发现远处树林中,隐现的人的肖像交给罗烨

广安治疗白癜风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老爸有点脑梗塞

上一篇:以色列批准在东耶路撒冷新建1300套住宅

下一篇:简单卤鸡蛋的做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