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九哥走了

发布时间:2020-03-31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九哥走了,噩耗传来,令我难以置信。如今八九十岁的耄耋老人也随处可见,六十几的人,好象与死是不沾边的。

信也罢不信与罢,反正事实摆着。

我匆匆赶回老家。碰到一群人,他们向我讲起发现九哥的死亡经过。碰到另一群人,又向我讲述一遍。版本只有一个,总共听了不下十遍:今天太阳落土时,一群小孩去鱼塘看鱼,发现塘边躺着一个人,人的一侧蜷着一只小狗。凭小孩的经验判断,这人死了。“死人了,死人了!”孩子们心虚地边喊边朝家里跑。时值盛夏,大人们无事可干,正聚在一起打麻将。他们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是小孩们胡说,不禁喝道:“乱说,哪里死了人?”胆大地回答道:“真的!我们去看鱼,看见塘边躺着一个死人。”他们赶忙来到塘边,发现九哥身上完好。他家那只小狗依旧蜷在一旁,见了人就立起两只前脚,昂着头小声哀鸣,好象在哀求人们一定要救救它的主人。地上有九哥落气时四肢乱弹留下的痕迹。塘边是九哥的秧田,他的家就在十米开外的坎上。大门敞开着,舀在桌上的洋芋稀饭一动未动。根据九哥眼角和心口处已经发黑,饭有馊臭味儿的情况进行推测——九哥昨天傍晚舀好饭,他打算利用等饭冷的这点功夫去看看秧田是否缺水,走到塘边突发脑溢血倒地而亡,只有那通人性的小狗陪了他一天一夜。经过一晚湿热空气的熏蒸、一天似火骄阳的暴晒,他的肉身初现变质的端倪——事情的来龙去脉分析清楚之后,他们一面通知九哥的子女及其亲属,一面封锁现场,找村里有威望的人进行确认,然后开始料理后事。

我拢时九哥已躺在寿材里了。

九哥是我的堂哥,他育有两儿一女,都在外面当老板。九嫂进城带孙子读书去了,家中仅余他孤身一人。他的家紧挨着我的老家,处在整个院子的僻静处,没事时人们都不往那儿走。加之九哥不打牌,又没有与邻居聚在一起吹哒哒嘟的爱好。要不是门前有个废弃的鱼塘,偶尔还有小孩们光顾一下,恐怕烂成一堆白骨了,人们还以为他在忙活呢。

九哥在我们同辈当中排行老大。他是二伯的独子,五岁丧父,母亲下了堂,由奶奶带大。奶奶去逝时,虚岁十二的他开始单打鼓自划船。

九哥是有恩于我们家的。那一年,父亲从煤厂下放回家,全家五口人挤在一间偏水房里。九哥与我们家仅一墙之隔,他住着祖传的一楼一底的一间大瓦房。多亏他腾出底楼,才使我们家度过难关。由于年龄小,住在楼上的他,半夜不敢下楼解手,便把酸菜坛子当成马桶。有一天晚上,正在楼下睡觉的我们,忽然听到哗嚓一声巨响,接着传来一阵恶臭。点燃油灯一看,是粪坛子从楼梯口滚下来了。估计他半夜起来解手时,不小心打翻了坛子。为此,父母清理了好半天,并挑来几撮箕石灰撒在屋子里,才把气味压下来。

后来,九哥长大了要成婚,我们才把房子还给他。那时候我们家里还没有建大瓦房的能力,便围着他的房子建了两间偏水房。按照惯例,我们家新建房子,是要与他的老房子间隔一定距离的。父亲给他讲明道理,说等我们长大了,有能力建大瓦房以后,就把这两间偏水房让给他。当时也有人挑拨,说我们家会霸占他的宅基地。九哥年龄虽然小却深明大义,他没有听信外人的挑唆。两家墙挨墙住了几十年,从没说过一句气话。改革开放后,我们拆掉老房子,建了一栋大瓦房。父亲说到做到,把那两间偏水房让给了九哥。大瓦房刚建好不久又闲置下来。九哥门前有个大猪圈是我们家的,在出卖这栋房子时,我们决定把那个猪圈送给九哥。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九哥时,他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只是微微笑着,蝇子似的哼哼两声,张张嘴,左嘴角朝左腮扯了几下。

那一年腊月间,他杀了年猪后,吭哧吭哧地给我扛来一大腿猪肉。我知道,他不善言辞,但瞎子吃汤元,心中有数。今天,他是为猪圈的事感恩来了。从内心来说,我并不想他这样做,兄弟之间何必这么俗气呢?

我提着沉甸甸的猪腿:“九哥,你这是么子意思?”

九哥立树树地站在客厅中央,手足无措的样子,依旧没开口说话,依旧左嘴角朝左腮扯了几下。原来他小时候栽过跟头,将左边的嘴角撕开了一道大口子,伤口癒合后仍留有韭菜宽一道疤痕。他心存感激时就微微笑着,哼哼两声,张张嘴,左嘴角朝左腮扯几下;生气时,他也不出声骂人,脑壳朝一边犟着,左嘴角不停地朝左腮扯动,嘴巴不停地开合,像要咬人似的。

中午,我俩喝了不少白酒,吃过晚饭后无论如何也留不住他。见他走路时两脚打绞,偏不走路上的样子。我说,九哥,你歇一晚再回去。他说,不行!猪饿急了要翻出圈外害人。大门不开,鸡子上不了歇。我只好喊个摩托将他送回老家。

无娘儿,天照应,九哥的身体一直很棒。他满十八岁的那一年,长辈们见他无牵无挂的,建议他去当兵。他一去就体检上了。那时当兵要占人,干部们找不出理由了,就说他的姑父、当然也是我的姑父系地主成分,政审没通过。后来他去修过瀼渝铁路,从张飞庙到龙角的公路也有他滴下的汗水。

搞大集体的那些年,正值他拖娃娃滩,九哥还是蛮艰难的。杀年猪时,他一个人跳下猪圈就把萝卜大个猪提上来了。人们评价九哥没有偏财运,手里不出大猪。改革开放后,他也不甘落伍,一壁在附近学校当炊事员,一壁打豆腐做蜂窝煤卖。由于他诚实守信,砖头一样结实的豆腐和经久耐烧的煤球,远销到政府所在地,还时常供不应求。因为有充足的豆渣作饲料,加上九嫂耐心细致,养的肥猪个个壮如牯牛。一年卖几头,再杀几头办腊肉,日子渐渐滋润起来,脸上的笑也多起来。尤其是儿女们长大成人,都在城里安了家以后,常看到他笑得合不拢嘴。他本也可以到城里安享晚年去,然而一辈子忙惯了的人,一停下来手脚就水肿,只能脚不停手不住地忙这忙那,身子骨才不出毛病。一天忙完了,整几个小菜喝点小酒。然后脸红颈涨的,反背着手站在坝子边打望。站累了提几下脚,换个位置再站,直到不见人影了才回屋睡觉……

九哥的子女们都还没拢,我吩咐帮忙的要尽心尽力,今后你们有事,他们也会尽力而为的。给周边的商店也打了招呼,东西暂时赊着,孝子们回来结账。总之,要办体面一点。

第二天九嫂和子女们都陆续到了。幺儿子浑名罗汉,一跨进门就扑在父亲的棺材前,口里喊着:“爸爸,我来晚了!”额头在地上叩得咚咚响。

为了补偿九哥,一连坐了三晚上夜,亲戚们也跟着三晚上没合眼。念九哥与我兄弟一场,我也一连守了三晚上。天天晚上又是狮子,又是锣鼓,又是乐队。顿顿满盘盛席,趸鸡趸鱼趸蹄膀,吃得乡邻们两头冒油。

九哥的万古佳城,也请当地著名的阴阳先生下过罗盘。阴阳先生说要天亮前下葬,才能接上地气。出殡的那天凌晨,抬丧的看不清路,我带头高举着点燃的麦草。十几套锣鼓狮子连成一长串,中间夹着无数火把,远远看去像一条火龙,那棺材就是高昂的龙头。乡邻们无不称赞孝子们安排周到,给九哥长了脸。乡邻们还说,九哥没讨到好死,但讨了个好埋。

共 26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祸福旦夕。多好的一个人,在“六十几岁,好像与死不沾边”的年龄里死去了。九哥是因脑溢血突发而死在野外的,一天一夜后才被人们发现,这仿佛是上苍在安排上的失误。小说写得催人泪下。在写九哥“无娘儿”的事情上仿佛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但却使人深深地感到九哥曾经的不幸。他是一个达豁的、善良而懂得感恩的人,“他不善言辞,但瞎子吃汤元,心中有数。”他的一生虽然平凡,但也算有所作为。于是在他死后,人们共同的愿望就是盼他“讨得好埋”,由此体现出对九哥深深的敬意!愿九哥地下安息!欣赏佳作!问候前辈!【编辑:黄雪琦】

1 楼 文友: 2014-12-29 09:27: 7 喜欢您的文章!学习!问候前辈!

 楼 文友: 2014-12-29 1 :07:21 平凡人的故事,让先生写得细腻而意深,欣赏学习,问候先生。 回复  楼 文友: 2014-12-29 14:49:12 谢谢文友的好评,一定抽时间来拜访文友。

4 楼 文友: 2014-12-29 18:02: 2 拜读了佳作,鼻子好酸,心里好痛,九哥就那样的走了,只有他忠实的小狗陪在身边。九哥不善表白,但心里有数,是个知恩、感恩、报恩的实在人。愿九哥一路走好。老师的作品朴实无华,充满真情实感,很有生活气息。首尾紧扣主题。学习欣赏了。祝老师新年快乐!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2-29 21:4 :48 谢谢青叶文友的来访,谢谢青叶文友的仔细阅读并点评。

5 楼 文友: 2014-12- 1 09:06: 6 远远看去像一条火龙,那棺材就是高昂的龙头。乡邻们无不称赞孝子们安排周到,给九哥长了脸。乡邻们还说,九哥没讨到好死,但讨了个好埋。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回复5 楼 文友: 2014-12- 1 09:59:05 感谢来访,感谢高评!

6 楼 文友: 2015-01-06 05:48:48 复审理由:一篇不错的的小说,写的是平凡人的故事,情节感人,文笔细腻,内涵意深。作品朴实无华,充满真情实感,很有生活气息,首尾紧扣主题。小说写得催人泪下,九哥是因脑溢血突发而死在野外的,只有他忠实的小狗陪在身边,一天一夜后才被人们发现。在写九哥 无娘儿 的事情上仿佛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但却使人深深地感到九哥曾经的不幸。他是一个达豁的、善良而懂得感恩的人,他的一生虽然平凡,但也算有所作为。于是在他死后,人们共同的愿望就是盼他 讨得好埋 ,由此体现出对九哥深深的敬意。推荐精品长治治疗癫痫病医院小孩健脾怎么调理活血化瘀的汤有哪些

小儿感冒咳嗽治疗
沈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一篇: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杨扬认为

下一篇:古典玄幻小说佳作摄魂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