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装搭配

木纹这是一家令人尊敬的企业许多人这样评价华为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软装搭配 点击:1

编者按/由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带领的竞争力研究团队,在《竞争力经济学》的理论基础上,与《中国经营报》共同研发了中国企业竞争力监测系统CBCM(China Business Competitiveness Monitor)。该系统的构建,被政府和学术界公认为是学术成果应用化的范式。从2002年年底开始,CBCM监测系统连续对国内1200余家上市公司和部分非上市公司、外商在华企业品牌进行了竞争力监测。目前,该系统已拥有600余万条数据,已有数百家中外资企业不同程度地对CBCM的监测成果加以应用。企业可借助其长期连续的监测结果,清晰看到自己在行业中竞争态势的变化曲线。

基于CBCM系统的监测结果,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及中国经营报社研究院已经连续7年共同发布《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该报告业已成为盘点中国企业综合竞争力的权威数据,在此基础上推出的中国经营报企业竞争力年会,也已经成功举办伦敦奥运会开赛三天了七届,为政府官员、企业高端管理者搭建了交流平台。

本届竞争力年会将在2009年12月举行。在全球企业深受金融危机困扰苦寻出路的同时,也给了我们观察企业竞争力的全新视角。在这届年会上,我们将着力寻找那些在危机中仍然保持强劲竞争力的企业,通过我们对企业的持续跟踪,揭示他们强势竞争力的源泉。在为数众多的中国企业中,经过层层筛选,我们最终确定将华为、比亚迪和海螺水泥作为我们的研究对象。毫无疑问,他们完全有理由成为中国杰出企业的代表。从本期开始,我们将陆续为您奉上我们的研究成果。

这是一家造就了英雄同时也被英雄成就的企业,这是一家在发展初期就豪言三分天下必有其一的企业,这是一家被认为真正走向世界的中国企业,这是一家20年如一日始终坚守自己道路的企业,这是一家不事张扬却吸引无数人眼光的企业,这是一家拒绝媒体深入了解的企业。

这是一家令人尊敬的企业许多人这样评价华为,包括它的竞争对手。

即使在被誉为全球经济寒冬的2008年,华为依然没有停止奔跑。这一年,华为又甩开了一个对手:阿尔卡特朗讯。在全球通信行业,排在华为前面的只剩下爱立信和诺基亚西门子。通讯市场三分天下,必有华为一席,华为掌门人任正非早年提出的梦想已然成为现实。

2009年,当人们还在争论经济是否复苏的时候,华为只用了半年就完成了相当于2008年全年的销售合同。按照上半年的增速测算,2009年全年,华为极有可能超越诺基亚西门子,成为全球第二大通讯设备供应商。

表现一贯良好

一次次跳跃,一次次触摸到天花板的华为,表现出了令人惊叹的竞争力。

两个十年

事物的发展总会遇到瓶颈,这个瓶颈也许并非最终的极限,而是某时期内无法预料的未来。就像天花板一样,唯有不断地去跳跃,去触摸,而超越的唯一途径,是找到合适的楼梯。

不断地遇到天花板,甚至在遇到天花板之前就能找到楼梯,从而顺利地走到上一层,这是华为和中国大多数企业的差别所在。

华为的发展经历过两次这样的极限。1998年前后,华为经历了创业、高速模仿式发展,用疯狂的人才掠夺和人海战术抢占了足够的市场份额,成为了一家拥有数万员工的企业,如何管理,如何再度凝聚因人员快速扩充而被迅速稀释的企业文化,成了掌门人任正非头疼的事情。突破这次极限的途径,就是名闻遐迩的《华为基本法》。

华为的第二极限出现在2008年前后,华为继续野蛮式增长,但却发现收入和利润及其不协调,高额的销售收入与换来的利润不对等。为了明白钱是怎么赚回来的,一共花费了多少成本,华为在已经完成IPD(集成产品开发)、ISC(集成供应链)的基础上,启动了IFS(集成财务转型)项目,试图再次突破自身的瓶颈。

竞争力探源

2009年,在我们第七次对中国企业竞争力进行研究时,华为依然处于显眼位置。比华为20年来快速增长更为惊人的是这种增长本身所具备的高速度和持续性。

但凡企业,能够构成竞争力的因素无外乎管理、战略、技术、财务,华为也不例外。管理是个过程,这个过程依靠的确是制度,制度有二:一是一条条格式化的语言式规则;二是包含企业发展凝聚、沉淀下来的文化和规则下形成在每个员工身上能够发现的一致性特性。

在华为身上,这种制度就是《基本法》、土狼文化、床垫文化。但是,我们内部从来没有土狼文化以及床垫文化的说法,都是外界给我们总结的。我们企业文化核心的东西是:以客户为中心、团队精神以及艰苦朴素。华为技术品牌部品牌经理顾科辉说。

虽然以跟随型选手的身份着称,但华为很清楚自己与业界头羊爱立信之间的差距2008年,华为的人均生产效率为21万美元,而爱立信是35万美元。

现在,华为仍然没有摆脱成本溢出带来的拉动作用。向外的成本溢出包括企业的社会成本以及国家为华为负担的成本,最明显的是人口红利,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等公司所在国家无法提供如此低廉的制造成本;向内的成本溢出则包括员工的福利、待遇,华为的研发人员人数上超过其他竞争对手,但是研发成本却远低于对手。

1988年、 1998年、2008年,华为似乎每隔10年遇到一个天花板。我们在解读华为如何越过天花板的同时,又在等待着华为的下一次跳跃。


银川治白癜风的医院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亮甲泡脚粉治脚气

上一篇:木纹集成灶选择哪个品牌好2018最新集成灶十

下一篇:木纹三从四德指什么古代对女子偷情有哪些刑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