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说寻觅79作者黄文海连载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小说「寻觅」作者黄文海(连载)

文海一粟 小说连载 。寻 觅。

七 、看 青 的 故 事 B。

爹的确是个很有办法又务实的人。

看青可不是桩轻闲活儿,爹夜里一宿不眨眼,有许多活计还要白天去完成 。

多年来他摸索了一套看好青的办法和三道防线 。

首先在靠近山边的包米地头或草丛中设置捆扎好的草人。为草人戴上破旧草子,穿上破烂衣裤。那些假人或躬腰、或探头、或扬手、或举棍,形象动作各有千秋,若遇月高临下阵阵微风吹过,那假人还能随风摇曳、时隐时现,更能以假乱真。野兽看到,不敢轻易就犯,有的甚至掉头逃跑。这是看青的第一道防线。

再就是设置伏枪。伏枪也就是埋伏的地枪,在野猪和黑熊经常行走出没的地方,提前在地上砸入铁棍或方木棍,把枪用绳捆绑固定在棍上,计算枪口对准的高度要同被击物高矮一致,用树枝草等掩饰好枪体,再用细铁丝拴在枪搂机上,铁丝经过铁棍拐折方向横拴在过道上。当猎物碰到铁丝会马上拉动枪机,就能立即射击,往往弹无虚发,常常百发百中,这是看青的第二道防线。

第三是耳听眼观、端枪巡视,遇有情况,瞄准射击。这是看青的第三道防线。

除此而外,还有敲山振虎法(敲锣)明亮驱赶法(生篝火、手电照山)等常规看青法。

爹在实践中归纳总结出的看青三道防线和方法是可行有效的。

在郝书记的推荐下,爹的看青实践经验在马场各个生产队得以推广。一时期一隊、二隊、四隊等单位到三隊找我爹学习看青经验,我记得那时陆续找爹学习的有于连臣、刘振清、王风岭、刘海臣、宋洪波等前辈。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他们到我家,娘操持了一桌饭菜,西红柿炒鸡蛋、青椒土豆片、大葱黄瓜抹大酱,炒咸芥丝四个菜,喝的是爹让和我新打来的散酒小烧,主食是窝头大茬子粥,席间爹同他们有说有笑,好似多年未见的铮友和亲人。

那一年从夏天到秋天,爹隔三差五就赶着牛车拉着野猪送往食堂,好多人排着队都到食堂买野猪肉。

队里有个胖胖的会计姓胡,他一人开票一手收钱。1斤肉5毛钱,杨木顶孑职工家家有份儿,每家2斤。当时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胡胖子一口定下来的。

当人们各自拎着2斤野猪肉回家時,孩孑们都蹦蹦跳跳,跟在大人的后面叫喊:回家吃野猪肉喽! 随着烟囱升起了缕缕炊烟,很快从家家户户传出野猪肉的飘香。

有一天早晨,我看到爹赶着牛车拉回一头打死的黑熊,熊头左处一个枪眼,左前腿肘一个枪眼。在食堂由4个壮年用肩扛大称过的称496斤。那天也是胡胖子一人说了算:“每家一律卖给2斤半 ”

黑熊肉比野猪肉纹理粗糙些,但比野猪得多,那是杨木顶子人 平生第一次吃得最香的肉。

那天晚上,爹对娘说:熊心豹胆很珍贵,据说吃了熊胆补胆,吃了熊心补心,能治好多病,我说把胆和心卖给有心脏病的赵大爷吧。你猜胡胖子却说:卖给啥,我还有心脏病呢,下次打了豹子再说吧'这个胖子啊,还是国家呢,什么觉悟?他不但要了熊胆和熊心,买肉还要了双份的,真不象话!当时我说他,你年纪轻轻的有什么心脏病,他还不愿意听了,不愿意就不愿意,能咋的?爹愤愤不平地说。

后来过了好多年了,爹退休了。田队長(田福成)还评价我爹 :老黄是个正直的人,他的一些做法,在那个年代,为看好青,保护粮食丰收起了很大的一作用。他退休了,我们三队全体职工还是应该要学习他爱岗敬业的精神才是。

文海一粟 小说连载。

八、砍松明的故事。

秋去冬来,杨木顶子被皑皑大雪覆盖着,山川田野一切白雪茫茫。

晨起暮落是日子,奔波忙碌是人生。一年到头了,忙活勤劳的三队人没有猫冬闲歇的习惯。

隊里组织男人们套上牛爬犁,早早的上山采伐,下山时拉运木材。

女人们在家做饭、洗衣、洗被子,拾缀这,又归整那,准备着过年。

孩子们不仅仅是雪中戏耍,也拉着冰爬犁和带着自制的滑冰刀和单刀滑板,捎带着掰干柳枝作烧柴,往往吃饭时才能各自回家。

爹尤其关心他人,对我更是痛爱有加。临近春节了,早晨爹要上山给军属赵大爷砍些松明子,以便做饭時引火。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我戴上棉帽叫嚷着闹着要跟爹上山。爹一边说”行一一行一一行“一边为我系围巾,嘱咐我:上山一定要听话,不准乱跑。迷了路,回不来家,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学着爹的腔调”行一一行一一行“于是我背着中午的干粮,爹拉着爬犁上路了。

山路崎岖如银蛇弯弯,遥望着迷迷濛濛的牛心顶子。爹指着山尖说:望山跑死馬,目标定了就得前进 。

路是人们赶牛套子和拉燒柴的压出来的两条弯沟沟,昨晚飘了一场小浮雪,路更滑了。

爹在前,雪路上留下了他深深的脚印,我在后面紧跟小跑,恐怕拉下。

牛心顶子山势轮廊呈牛心形状而得名。一路上,先经过高矮不一的簇簇榛子稞;后经过榨树林一片又一片;还有那连绵不断密密匝匝的白桦林。到了牛心顶子却另有松树如涛澎湃拍岸的气势,谁到了那个境地都会令人神往。

松明是在伐木后的松树墩根部多年积结成的,爹挥斧砍下的松明一块块,红白相兼仿佛一大块一大块猪肉。砍下的松明片,一片又一片,又好似刨花一样的羊肉片随着斧声飞溅落入厚厚的白雪中。我兴奋地在雪中抠出松明片放入麻袋里。抬头我突然发现远处雪窝中斜長出一棵艳丽的奇草,我指着奇草高喊:爹,你看那草多好看,冬天为啥还長草? 爹看后笑着说:是冻死的野鸡,那尾巴 我跑上前,用力拔草,果然拔出个大野鸡。爹对我说:这只公野鸡是大雪天冷的钻到雪里冻死的

晌午時,爹领我掰些干树枝,用松明引着火,烤着干粮。吃饭時爹还讲了在这北大荒,棒打狍子,瓢勺魚,野鸡飞到饭锅里的经典故事。

下午爹又砍了两棵松树墩子的松明。那天砍了有五麻袋松明。在下山时,爹让我骑在爬犁的麻袋上,他拉着爬犁撑杆向山下滑行。

一路上两侧的松林、白桦林、榨树林等都竟赛式的往后速跑着。很快就到了家。

到家后,爹忙着卸松明。我提着野鸡边跑边喊:娘,你快看,我捡了一只大公野鸡,这家伙一头钻到大雪里冻死了。 和姐姐回来时,我拿着拔下的鸡尾长羚讲述了这只大公野鸡抓获的故事。

晚上爹吩咐拉着松明送往赵大爷家,另外还有一大碗野鸡炖山蘑由我端着跟在后,一并送上,热热的,香香的。

我和从赵大爷家回来时,爹和姐姐早已摆好了桌子和碗筷。娘高兴地唤着我们:开饭了,开饭了。 那天晚上,我们喝着热气腾腾的豆角粒大茬子粥,吃着热乎乎的窝头和野鸡炖山蘑,爹夹着一大块肉,放到我碗里笑着说:你最小,今天功劳最大,你要不去,我们能吃上这么香的野鸡肉吗?

全家人有说有笑,真是其乐又融融。

想必赵大爷那天晚饭吃的一定也很香甜吧。

到家后,爹忙着卸松明。我提着野鸡边跑边喊:娘,你快看,我捡了一只大公野鸡,这家伙一头钻到大雪里冻死了。 和姐姐回来时,我拿着拔下的鸡尾长羚讲述了这只大公野鸡抓获的故事。

晚上爹吩咐拉着松明送往赵大爷家,另外还有一大碗野鸡炖山蘑由我端着跟在后,一并送上,热热的,香香的。

我和从赵大爷家回来时,爹和姐姐早已摆好了桌子和碗筷。娘高兴地唤着我们:开饭了,开饭了。 那天晚上,我们喝着热气腾腾的豆角粒大茬子粥,吃着热乎乎的窝头和野鸡炖山蘑,爹夹着一大块肉,放到我碗里笑着说:你最小,今天功劳最大,你要不北京青年报:金牌价值取向扭曲 选手别无选择去,我们能吃上这么香的野鸡肉吗?

全家人有说有笑,真是其乐又融融。

想必赵大爷那天晚饭吃的一定也很香甜吧。

*文海一粟 小说连载*《 寻 觅 》9。

九、盗 窃 案 始 末。

冬去春来,日月如梭。

转眼到了1960年夏天。

我永远也不能忘记那是个悲喜交加的夏。

那是个阴雨连绵的夏季,河里的水涨上了岸,流入田野,水没垅沟,淌到街壕。人们都企盼着雨过天晴。

有一天,终于日岀晌晴。我和在街上赤着脚趟水和泥,玩堵水流儿。突然发现路边一个水洼坑里有好多柳根魚。于是他跑回家拿来水桶和窕篱抄杆,一边捞鱼一边对我说:“咱家有小妹妹了,是爹到东山刨来的,娘正搂着小妹睡觉,爹不让进屋,让咱们 多捞一会儿鱼。爹不让去河边儿,水大,怕淹着” 。

快到中午时,和我抬着半桶鱼回家。远远看到我家窗里挂着红彤彤的布帘。进屋我和放下鱼,急切地跑到里屋,看到小妹妹用红布包裹着,小脸儿红润红润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姐姐早已守在一旁,不曾离开半步。我和真是喜欢的不得了。那天是爹做的饭,专为娘做了小米粥煮鸡蛋,我们吃的是贴大饼子炖柳根鱼。这就是我们全家以特殊形式庆幸小妹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小妹岀生还不足20天,一天上午,队里打更的警卫白老歪背着大枪,同食堂员周发展突然闯入我家,白老歪瞪着老牛似的红眼冲爹嚷:“老黄! 你老实说,你昨晚上去啥地方了? ”爹莫明其妙回答:”昨晚在家呀“周发展上前说:”老黄,实话告诉你吧,昨晚食堂被盗了,丟粮食了。“食堂被盗你们到我家干啥?我又没偷 ”爹果断地说。说话间白老歪从厨房提岀来半袋儿小米。扔在地上,从面袋漏眼中撒出了小米粒。白老歪指着小米跟爹大吼:人脏俱在,去队部里说清楚吧!” 。“脚正不怕鞋歪,去队部就去队部。” 爹气愤愤地跟着上队部。

屋里炕上娘在喊:咱又没偷,咱不去,回来! ”爹回头说:去队里说清楚更好”周发展在老歪后面提着小米跟着,那样子躬背弯腰的,活脱脱象一条哈巴狗在主人后面紧跟。

爹和白老歪周发展走后约有两个时辰,周发展又和会计胡胖子闯到我家。周发展一进屋就声称食堂还丟了24斤黑龙江省地方粮票胡胖子二话不说,眯着那三角眼到处瞎翻腾,周发展也上手把我家弄的天翻地覆。小妹妹在卷起的炕席里滚动着,被惊醒后哇哇大哭不止。他们费了好大劲也没找到粮票的影子。

最后他们还不死心,周发展那绿豆似的眼又盯在小妹的褥子上,他把小妹扒到一旁,随着小妹的啼哭声,周发展掀开褥子看,什么也没有。于是对娘说:老黄都承认了,你还替他瞒着,纸里包不住火碳,准是把粮票藏起来了,别顽固不化了,只要你承认了,交出粮票藏哪,老黄就能回来了,要不就押他蹲八篱子”娘说:我们根本就没偷,你别瞎诈我,你让我们承认什么?”周发展和胡胖子看娘态度坚决,便摔门而去。末了窗外传来胡胖子沙哑的破锣嗓声:老黄家里的!你给我听着!等找到粮票再说!你不交待,连你一块送去蹲八篱子。

胡胖子和周发展走后,娘吩咐和我到队部去看看,问问爹啥时侯回来。

我和跑到队部门外 ,被白老歪拦住说:小孩子别捣乱,没你们的亊,你爹已经说清楚了,一会儿就可以回家了。 我们信以为真,跑回家给娘报信儿。

谁知等到中午吃饭时爹也没回来。娘在月子里出不去很是着急,又让和我给爹送饭,顺便打听打听,爹什么时侯回来。告诉你爹,咱没偷就是没偷,打死也是没偷,押到哪也是没偷。

我和端着饭去了队部,白老歪看我们送饭来了,这次让我们进去了。

进屋后,爹边吃饭边说:胡会计和周发展都吃饭去了,支书和队长早晨早早就去场部开会了,等晚上才能回来,到时侯跟领导说清楚了就回家。回去告诉,别着急上火的,放心吧,没事儿

等爹吃完了饭,我们带着碗筷急急忙忙跑回家给娘报信儿。

会大大提升络推广的效果和医院品牌效益。通过邮件、、短信等方式

“老黄偷粮食了,小米粒从食堂一直撒到他家门囗,他还死不承认”

“我亲眼看到老黄早晨被白老歪端着枪押着去队部的,还有食堂员周发展提着搜岀的小米跟着。中午都没让回家吃饭”

闫怀水忙着向人们广泛地传扬,似乎说的有鼻子有眼儿,还很有证据。

三队的人们得知这一后,人人很是震惊,议论纷纭:人不可貌相啊! 。真看不出来啊!”也有人持怀疑态度: 难道真是他偷的?不可能啊?” 老黄是老实巴交的一个人,不会的!

很快这一事件不径而走,下午很快传到马场场部。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

马场场部武装部马部长带领警卫班一行2人连夜赶到三队现场破案。

队长和支书从场部开会回来时已是傍晚。

后来听爹回家讲述:那天晩上马部长和警卫班2人,还有支书和队长共5人,成立专案组,先看完食堂案发现场,回到队部挨着个儿反复提审。先提审的是食堂员周发展,笫二个是白老歪,第三个是我,第四个是白老歪的儿子白闹,我认识他,经常从场子来三队找白老歪,第五个还是白老歪,第六个是闫怀水,第七个闫怀水的儿子闫大宝。审完了闫大宝后,马部长跟我说:老黄,你没事了,不是你偷的,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同志,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现在你可以回家了,明天早上去食堂找老周把你的小米拿回家去。

再后来听爹述说了以下的实情:闫怀水是属于有工作不处乱窜的那种人,干活怕苦怕累,又好吃懒做,爱喝大酒,喝醉了就打老婆。记得队里有个识文抓字的人叫吴佳友,他曾断言:闫怀水吃铁丝拉弹簧,一肚子弯弯绕。老闫常邀白老歪到他家喝酒,一来二去,白老歪和老闫婆子眉来眼去勾搭上了。有一次,闫怀水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老婆和白老歪堵在他家房后柴禾垛里。当时闫怀水大有逮住蛤蟆捏岀尿的气势,他大吵大嚷,引来不少大人孩子看热闹,把个老歪和老婆整得无地自容。直到老歪跪地保证,愿为老闫当牛做马,才算化解了此次风波。但是老闫婆子和白老歪有一腿,还让老闫抓了现形,这一丑闻在杨木顶子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着实是热闹了好大一大阵子。

再说白老歪家住场部 ,媳妇在医院,当护士,不愿下三队。白老歪只好住单身宿舍,晚上当警卫打更,隔三岔五就回家,白闹(白老歪的儿子)有时给白老歪送点儿吃的 。白老歪脖子左侧长了个大包,鸡蛋样大小,天天歪着头,人送绰号白老歪,其实他真名叫白振才。这个老歪身为警卫人员知法犯法,贼喊捉贼。那天晚上他伙同游手好闲的闫怀水,为了讨好闫怀水把偷来的粮食全给了闫家。为了伪造现场栽脏他人, 他们还制造撒小米到黄家的假现场。老歪看查的紧,怕漏馅儿,急忙报信儿,布置闫怀水和闫大宝一起把偷来的粮食趁天擦黑全扔到河里冲走了。等马部長到河边现场核查时,只见到一群群游鱼争吃沉底的大米粒小米粒的场面。面和面袋子早己随河流冲走踪影不见。

白老歪人虽机灵,鬼点子多,但用不到正地方。那天他把偷来的粮票挽到儿子白闹的裤腿里,以为万无一失,午晚后让白闹回场部去医院给。

三队距场部3O多里地 ,白闹毕竞才是个10岁的玩孩子,途中路过陡沟子大桥时,白闹在河边水里捞鱼玩儿,马部長等人驱车路过正看到。于是停下车喊白闹上岸 ,上车去三队,白闹说我要去场部。马部长说:真是的,怎么能让一个孩子走这么远的山路,出点事咋整,快上车去三队,我们今晚办完事回场部带,说着就把白闹抱上了车。

等车到了三队,马部長下车时发现,在白闹座位脚踏板处散落着许多花花绿绿的粮票,于是一边检粮票一边问白闹:白闹哪来这么多零粮票呢?”白闹说:是爸爸给我的”马部長根据这一线索顺藤摸瓜,当晚连夜审训,很快告破了三队食堂被盗一案。

案破第二天,爹到食堂找员周发展要回我家的小米。

直到现在我只要看到小米,就会想起当时那小米,那是全家人平时省吃俭用,在定量中为娘做月子积攒的口粮。

从那以后队里不再让白老歪打更,先调到农业班,后调到场部。狗吃肉猫吃腥,好色是白老歪的秉性。51岁的白老歪整天还是醉生梦死,沉迷女色,泡小姐舍得下大注,有一次泡小姐让场派出所抓个正着,交不起罚款,最后还是他儿子白闹出面为他爸交了罚款。弄的儿子白闹也跟着老子丢人现眼。白老歪52岁那年死于,告世一生。

闫怀水在队里没法再继续混日子,整天见人不敢抬头,连孩子们都说,闫怀水喝坏水儿,把头低到裤裆里儿。李队長也说,我这个外甥,真是让啥啥不行, 吃啥啥不剩,跟他丟不起这个人。过了十多天就把闫怀水远调到四队。

1960年10月,在一次精简下放名单中闫怀水名列第一。

难改本性难移,1961年闫怀水和他儿子闫大宝因盗窃国家通讯电缆双双进狱。后来闫怀水刑没滿就死在狱中,次年夏天,老闫婆子也在电闪雷鸣的暴雨中掉到河里一命乌呼。

三队食堂被盗案告破后,在马场引起不小的轰动。只要是马场的老一辈人或当时在三队住过的可说是家喻户晓。顶风臭到杨木顶子这一俗语能得以在马场地域广泛流传 ,应归功于白闫勾结,也算是他们开创了马场的先河吧。我有幸经历观之,在此忆起,载入史册,以启迪后生。

未完待续。

惠州白癜风医院排名
月经不调想要宝宝怎么调理
小孩子着凉会不会发烧

上一篇:校花之贴身高手生死与爱7节能

下一篇:团员却为了香港红磡演唱会决定闭关节能

相关阅读